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6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魔獸世界衍伸,番外一

 

 

 


 

「艾爾文先生,很抱歉......」一個士官模樣的戰士低著頭,左手拿著一個不知是被誰的鮮紅所玷汙的白金頭盔,努力地順了順氣,吞下了堵在喉間的哽咽:「尊夫人.......洛萊爾元帥,最後一刻.......很英勇。」

忍受到達了極限,回想起最後一剎那的燦爛,艷紅的光影似乎還在眼前飛濺,面孔老實的男人不禁流淚。

「是嗎?.......她.......」輕輕拉過甸沉沉的頭盔,修長的蒼白手指撫過上方多處猙獰的刮痕:「老是這麼勇猛,叫我男人的面子該哪裡擺?」微笑,一陣巨大的痙攣衝透心臟。

 

白髮的孩子靜靜坐在門邊,幾乎是不可置信地逃避著事實。

那個有時板著面孔狠狠教訓她的母親、那個每次在月光下顯得特別憂鬱的母親、那個最強悍的母親、那個會看著父親睡顏溫柔微笑的母親、那個臨行前告訴她父親很欠照顧要她好好保護等她回來的母親、那個雖然粗魯卻又會輕柔抱起她的母親、那個.......

她的母親。

不在了。

 

 


 

十天前,燃燒平原

「元帥!」士兵模樣的年輕人慌亂地叫著,被交付著一件重大事情的他,行為舉止緊繃得像是一個彈簧。

「慢著,」門口的精英禁衛軍喊道:「事先通報者才能夠入內。」

交叉的長矛、冰冷的盔甲威嚇著年輕的士兵,他一時間慌了手腳。

「一件重要的事情!老天,看在聖光的份上,」他的聲音變成神經質的高亢:「以瓦里安國王的名義發誓,這件事情真的非常重要!」

禁衛軍不語,甚至沒有任何的挪動與眼神交換,他們堅守著各自的崗位,僅此。

在戰場上,你只能做好你自己份內的事情,事關大局,由不得你。

 

「不──你們行行好吧!」

 

「有何不可?」帳房內傳出一個令人感到錯亂的聲音。

你無法說清楚那究竟是哪一種性別。是女,則太過低沉,也太過渾厚;是男,似乎也沒那樣的粗啞、模糊;說那是年輕人的聲音,似乎有著太多不該出現的滄桑;然而這樣的音調卻又不是上了年紀人會有的生氣。

只能說那是一種好聽的、令人沉醉的、好比樂章的聲音。

微掀的帳幕似乎令年輕的士兵在一瞬間看見了什麼亮眼的光芒,但很快又退去。

「如果真是那麼重要,那就進來吧!」帳內的聲音帶著威嚴,不容人拒絕。

 

 


 

 

朦朧間,卡麥隆發現自己似乎是流淚了,但是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擦拭它,看著手中母親送給她練習用的小短劍,已經不再銳利的刀鋒、滿地的木頭碎屑與殘破不堪的假人。

「說過要回來的......」月光好刺眼。

「父親不能沒有妳.......」妳也說過他很脆弱。

「妳這麼強悍.......」現存的史詩中都已經記載妳了啊.......

「妳怎麼可能會死?」那父親要怎麼還給妳?

「不是說妳是最強嗎?」妳也真的很強啊.......

「誰再來陪我練劍呢?」父親連飛刀都拿不起來啊......

「妳是這暴風王國的支柱啊.......」那個有時會到家裡來的瓦里安叔叔不是也說過嗎?

 

妳為什麼,不再回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