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角色】夜暝

 

又是那個夢了!
艾莉西亞自床上起身,透著人類僵硬的四方窗看著窗外的月色,伊露恩的微笑依然在感動著艾澤拉斯,月之女神魂靈光潔的形象高掛夜空,柔光清晰的照耀著沉睡的大地。
 
回想起來,那並不是個討厭的夢。
一種美好夢境,也像是黑色世界,充斥著世界上各式各樣的情感,卻又都淡薄如水,你嚐得每一種味道,卻又無法只嚐到單獨的。

在那個夢中空間諾大,卻只有她獨身一人,以幼年的姿態獨自走著,不知為何,卻不覺得寂寞。
 
好像所有人都在她身邊陪伴她一樣。
 
任何曾經存在她身邊、不存在她身邊的人,以及與她有關聯的各式回憶,綴成了絲綢夜幕的星辰,刻劃著她所有活過的形象,閃爍在夜空。
 
理了理睡得毛燥的銀髮,回憶起她還真如方才夢境般年幼時,年長她幾歲的兄長傑皇常常撫著她的髮,稱讚那是伊露恩的月光,在落下地面時,這一絲一絲的銀光,編織成小艾莉柔順美麗的長髮。
那樣純粹的微笑與關愛,像是一壺子的月井水澆灌在她心田,雖然量不多,但是她心底的某處卻因為這樣成長、茁壯。
 
銀白色的月光是屬於夜精靈種族幸福的顏色,卻在她成為冒險者後來到的異族城國有了新的說法。
不詳的銀白色,帶來死亡的殘酷的阿薩斯。
 
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她簡直不可置信,她聽聞人族信仰的聖光,最注重的是榮譽、忠誠還有仁慈。故事中的王子不但殺了一城子無辜的百姓,還拔出霜之嘆息,自甘墮落而成為邪惡的僕役,然後,殺了他的父親。
 
生命向來是夜精靈們最重視的東西,身為大自然兒女的德魯伊尤其如此。
即使被漫長的生命磨盡了熱情,他們還是天性如此,只因他們為母親所生、為母親無私所養,理所當然的愛護一切母親的樣貌──他們依戀的艾澤拉斯。
 
這也莫怪族中長輩們在提到人類時,總是有著一絲淡漠和諷刺。不只一次聽過他們對國家的榮譽,不只一次聽過他們對國家的忠誠,不只一次聽見他們宣傳他們的仁慈,但是卻總是看見難過的事。
 
講述這個故事的白髮盜賊倒是沒有掩飾眼中滿載的不屑,她淡金色的眼直視著艾莉西亞,極簡短告訴她對於人類要特別的戒備,因為相較於遠在卡林多的那些部落走狗(她強調),比較不會去防範而傷害到自己的,是同盟的人。
而為什麼尤其是人類,她則笑道,因為我身為人類。
 
之後白髮女孩絮絮叨叨的說了不少,長耳的精靈卻模模糊糊的記不得,因為那已經成為她漫長年歲中記憶的碎片。
 
幾百年前,還有好多大家存在的年代,白髮盜賊並不是活在回憶中,好多人喜怒哀樂,活生生的存在著。只是他們卻成了回憶,成了每一個現在的殘影。
相似的動作勾起了以往的記憶,在驚訝與輕嘆後又被收回了腦海──告訴我們,活在當下。
只是卻無法解釋蜿蜒而下的淚和心頭難耐的刺痛。
 
幾百年前,月神的光輝依然柔美的籠罩大地,夜依然是一樣的沉,他們在新發現的領地中找到了旅館,嘰嘰咕咕的說起今天的任務、見到的人還有發生的事,然後看著那樣的月色入睡。
不知到哀傷真正的面貌,永遠都有明天的她們不知道時間的殘酷。
但是誰才是擁有無盡的明天的呢?
 
幾百年後,一樣沉的夜、一樣光輝的月,卻令人覺得殘酷……
 
「啊……這次醒過來太久了呀……」望著夜色,艾莉西亞發亮的淡色雙眼又有了睡意。醒來太久,就會想起好多好多的事……
「再睡一下吧……大家。」德魯伊希望自己沉沉的睡去,進入那模糊意識中最清晰的部分。
 
「我的心沉睡在翡翠夢境中……」
 
朦朧中,綠衣的女子又在夜暝中向她微笑,帶著一點點淡薄如水的悲傷。她的身型彷彿是被風吹化的煙慕,漫天飛舞的淡綠又漸漸凝成了一隻巨大的綠龍,她的雙眼緊閉:『睡吧,我可愛的艾莉西亞,就在翡翠夢境之中。』
 
一滴清淚自沉睡的德魯伊眼角流下,宛如天外墜星。

『願星辰指引你的道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