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魔獸世界衍伸【卡麥隆‧艾爾文】之二

 

「阿卡,拜託你有點常識好不好啊?」金髮的雀斑女孩搔搔臉,一副受不了的表情:「你剛剛那樣到底是討賞還是討債啊?!」
白了她一眼,卡麥隆不發一語的抗議著,拍了拍身上新得到的胸甲,賭氣的撇了撇嘴。
 
「哎呀?這那啥態度呀?!」金色的捲髮隨著她有點誇張的肢體動作彈跳:「阿卡我說的話你有沒有在聽啊?你也知道像我這麼會忍耐的朋友不好找欸!」
靠,還得意洋洋的哩!都不知道是哪個笨蛋整天只會落跑、拖怪還有搞失蹤!
 
白髮的少女暗想在心底,出現臉上的漠然只讓堂娜覺得她這個朋友真的是面癱了!
「往矮人區走吧。」憋了良久,她決定說點有建設性的話。
 
「又是跑腿。」堂娜癟著嘴抱怨。
卡麥隆並未搭理她的同伴,一個勁的朝運河走去。
 
 
 
「啊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來幫我送東西的?好極了!」矮人大叔濃密的鬍鬚上隨著笑聲落下了幾滴酒液,堂娜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個有些噁心的畫面。
卡麥隆倒是面不改色(那明明是面癱!堂哪說),她向名為格瑞曼德‧艾爾默的矮人鑄劍師要了獎賞之後轉頭,呼喚了她的夥伴準備打道回府。
「一直看著人家幹嘛?妳愛上他的鬍鬚了啊?」說笑,她真的只是說笑而已。
 
沒預料到矮人大叔一臉嬌羞,雙手背在背後,腳尖一個勁的扭著地,喃喃的說著什麼這個小姑娘雖然沒有鬍鬚又瘦巴巴的,但是她模樣可真可愛。
白髮盜賊麥色的面孔上出現了十分明顯的蒼白,她緊張的看看夥伴、看看矮人大叔,看看夥伴、又看看矮人大叔……希望,這不是真的。瞧瞧那地面都被攢出一個洞了!
「大叔!你剛剛喝的是卡拉諾斯賣的淡萊姆酒對吧?」啊?耶?等等,怎麼是這個呀?
 
說到這話,鑄劍師雙眼發著精光,他含蓄的說:「不過是雷酒釀造廠來的便宜貨罷了。」但是他大鬍子下的嘴已經咧開一個笑了!我看見了!卡麥隆暗暗的想著。
「絕對不是這樣的!」堂娜蹙起眉毛,她平庸的面孔興奮得發亮:「雷酒釀造廠出產的酒可都是好酒哇!即使是最普通的淡味萊姆酒也是有著濃烈的酒味,雖然是甜酒但是它喝起來卻有一種豪邁的味道,淡淡的萊姆香又讓它不失細膩的感覺!大叔,看得出來你是個溫柔的男子漢喔!」捲髮的女孩用手肘靠靠矮人粗壯的胳膊。
『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外星人對話?!』卡麥隆在心裡無助的吶喊。
 
「真有你的,小姑娘!」矮人興奮得紅光滿面,他搖了搖手指:「但是你還太嫩啦!」
「選擇這樣有點軟弱的甜酒只是我偶爾的替換口味!」他大力的呼出鼻息:「雷酒牌麥芽酒才是真正漢子的選擇!」
是說商標是一個金色的矮人邁開步子在走路的那個嗎?更傳神一點的話應該要做成醉倒在地上的樣子吧!回想起矮人的烈酒,卡麥隆如是的想著。
 
後來?哪有什麼後來!
只不過一女人一矮人高高興興的談了半天的酒,樂得矮人大叔拿出了新買的高檔麥芽酒,兩人喝得醉茫茫、樂不可支的笑個不停。堂娜還興奮的指示卡麥隆做點配酒的食物。
「鹹──鹹脆餅!我要這──這麼多!」堂娜的雙手在空中畫了好大一個圈,臉頰上的兩坨嫣紅像是猴子屁股(卡麥隆說的)。
希望你吃鹹脆餅吃到噎死!卡麥隆一邊揉著麵糰一邊想著。
 
 
 
在酒酣耳熱之際,老艾爾默開始談起了一些事情:「想不到人類中也有你這樣健談又豪邁的小姑娘啊!」打了一個酒嗝,他接著說:「那我可以託付給你一件事情麼?」
喂喂喂,感情你是在不著痕跡的指使任務給我們嗎?卡麥隆倒酒的手放了下來。
 
「知道雷矛氏族嗎?他們是一支倍受尊敬的矮人氏族,所有的矮人都敬重他們!遠在鐵爐堡的巡山人格林戈‧雷矛托人傳信,委託我幫他們製造一把武器,哈哈!算他們有眼光!」矮人大叔自誇地大笑,卻不惹人討厭。
「然後這把武器已經完成啦!」他眨眨眼:「但是巡山人雷矛住在洛克莫丹北部的奧加茲崗哨,離這裡實在是太遠了。如果你們方便的話,就替我把這個包裹帶給他吧。」
 
靠!這個矮人是哥不林投胎來著?!請我們喝這一點酒就想要我們跑腿?!
醉醺醺的堂娜騰地一聲站起來,用義薄雲天的口吻大聲答應著:「沒問題的老艾!兄弟之間什麼忙都幫,不說什麼方便不方便的!」說完還豪氣的捶捶胸膛。
 
在矮人大叔熱切的眼神下,他們走到了鐵爐堡與暴風城連接的地鐵站前。
看來他是真的很急著要送包裹,雖然總覺得好像不是為了什麼商業誠信。
卡麥隆淡淡的開口:「我說堂娜啊。」她微笑,堂娜從來沒看過卡麥隆做過這麼女性化的表情:「你有沒有看過從鐵爐到洛克丹莫的地圖?」
「那個距離可不是走一兩天就可以結束的,剛剛大叔也說過了吧……離這裡實在是太遠了!」她的表情比巨魔還可怕!
 
「但是──但是,」堂娜辯解:「我的地圖又沒開!」
「……堂娜,我想罵髒話。」
現在她心裡的真的在吶喊了,呀~~我要幹掉堂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