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家庭教師同人五十命題】NO.1 遲

  少年望著自己的表情充滿了驚恐,慌張的連手腳該擺在哪裡都不知道。這也難怪,畢竟對於年輕的彭哥列十代目來說,XANXUS,他的名字,跟善良毫無關係。還可能附加了許多具侵略性的動詞。

  「澤田綱吉。」他看見少年因為叫喚而潑灑出滾熱的茶水在他自己的大腿上,忍著那個熱辣的疼痛與想要逃走的恐懼,雙腿微微地顫抖著,勉強和他處在一個空間中。但他並不特別在意這些:「入江正一向你報告過了有關於你的那個計畫了。」

  這真是一句文法有問題的句子。阿綱在心裡默默的吐槽,腦中更是塞滿了無盡的問號。眼前的十年後XANXUS和他認識的那個曾經是彭哥列十代目候選人的恐怖男人有著天壤之別。

  『他就是這樣的男人,連彭哥列為何存在都考慮著。』彭哥列十代的雨之守護者曾經說過的話,在XANXUS的腦中迴盪著。在這個小小少年蛻變的十年間,他也曾經聽本人提及過,他認為彭哥列存在的理由。

  如果真的是那麼痛苦的話,毀滅他,也沒關係。XANXUS這樣回應那個他不承認的彭哥列十代目。

  那麼,他是怎麼說來著?只是簡單地喚著他的名字,XANXUS。再加上唇邊的一抹淺笑。 

  「咦、欸、可、可是,入江正一他說這個計畫,只有他還有十年後的我和十年後的雲雀學長知道而已?」澤田綱吉嚥了嚥口水,板機似的一卡一卡放鬆了自己正絞緊衣角的手指:「我、我不明白、為什麼你──會──呃──」

  「看來是聽說了。」XANXUS坐在黑色的皮質長沙發上,身後站著其他Varia的成員,他動了動食指,然後從史庫瓦羅手中接過一個精美的小木匣。撫著上面象徵著彭哥列的徽記沉默了片刻,接著打開了木匣,取出一張折疊整齊的白紙。 

  喂喂、被無視了呀?澤田綱吉看著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一連串的動作,但是卻沒有任何一點想要回答他疑問的意思,心中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挫敗感。雖然他已經認為現在這樣和平的氣氛算是極端不可思議了! 

  攤開的白紙上燃起了死氣之火。 

  對坐在Vraia對面的澤田綱吉瞪大了眼,相較之下,與他同樣來自十年前的門外顧問就顯得相當的鎮定。綱吉忐忑不安地看著這個十年後的Vraia隊長,用鮮紅的雙眼在白紙與他的臉之間來來回回的打量著,一臉面無表情、但是橫掃的視線卻銳利得令人好在意。彭哥列的超直感沒有拉警報、他的眼皮也沒有跳、XANXUS臉上依然沒有表情、里包恩還一直在微笑──不安、這真是太不安了。 

  突然,他撇見Varia全體的視線集中在那張雪白的信紙上。 

  史庫瓦羅突然沉下臉,咬緊牙齒微微的掀嘴唇,形狀漂亮的雙眼像是要噴出火焰一樣,猛然地盯住綱吉,然後瞬也不瞬地注視著他,眼神似乎是痛苦地掙扎交戰著。被部下喚做『大姊』的人妖魯斯里亞則是嬌羞的用他有著精壯健美肌肉線條的雙手捧著臉頰,怪聲怪調的嚷嚷著好害羞。

  被分類成同一組的新進人員弗蘭以及熱愛玩弄自己王族之血的貝爾,在長沙發後露出帶著青蛙帽的半張臉孔和一大片金色瀏海,一搭一唱的叫著彼此「前~輩有好戲看了喔~」或是「我當然知道啦死青蛙,因為我是王子嘛~」

  常常令人想忽略卻又忽略不了的烈威脹紅了臉,扯著嗓子大聲嚷嚷著什麼所以我才不承認這個傢伙是彭哥列十代目。緊接著被Varia BOSS突然冒出的匣兵器貝斯塔,輕鬆的一掌拍死。

  XANXUS將信紙重新摺疊了起來,扔進匣中。將匣子推向仍然處於極端害怕狀態的綱吉面前:「還是由你來決定吧。」

  綱吉不明就裡的瞪圓了眼望向XANXUS,在接觸對方血紅的雙瞳後又畏縮地低下頭來,虐待等級比他低的衣角。然後在門外顧問面部表情微妙變化的威脅下,戰戰兢兢的接住了那只裝載著不明情報的木匣。

  雖然他真的很想跟那些已經看過的人問個明白,但是無奈十六年的廢柴養成影響實在深厚,澤田綱吉他完全不敢開口。在里包恩用Cz75的1ST輕輕戳了戳他的肚子後,他用發顫不止的聲音宣布解散。在並盛町彭哥列的臨時居所中那樣慘慘顫抖的細小聲線顯得格外的可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