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6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碎片三【艾德溫‧范克里夫】

  「范克里夫!」卡麥隆發出了戰嚎:「你是知道的吧?」淺色的眼中閃動著殺意,緊咬的齒縫間溢出憤怒的音調:「堂娜‧因巴森是暴風城軍情七處派來的間諜,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她看見在船艙深處的黑色陰影稍微動了動,接著慢慢向上延展伸長成了一個人型。范克里夫站了起來,依然是那樣一點點的疲倦,像一層霧狀的遮蔽,包覆在那個男人的外部,斂去了所有的光芒。

  「我曾想像過最後是誰站在這裡挑戰我。」

  他將寬大的掌埋進他黑色的長髮中,即使敵人都已經站在眼前了。他,艾德溫‧范克里夫,前暴風城石匠公會的領導,現在迪菲亞兄弟會的首腦,依然是那樣的高傲以及游刃有餘。

  「結果是你嗎?卡麥隆。」艾德溫笑彎了他的雙眼,看起來極端矛盾的溫暖與開心:「這樣子,算是我的幸運了吧?」他自語著。

  「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嗎?!」女盜賊握緊了手中的雙長刀。她明白,論以戰鬥,她贏過范克里夫的機會實在太過渺茫,但是她也不可能有別的方法能夠贏過他。況且,她也只想戰贏他──艾德溫‧范克里夫。她的朋友、父親、長輩、恩師。他曾經是她生命中的恩人、明燈、目標,而他從未改變過。出發點正義而善良、手法殘忍且激烈,卡麥隆曾以為自己也是如此,直到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堂娜‧因巴森。

  頓時她才明白,她的良師已是一無所有,而她卻只是未曾失去。現在,她要親自將這一切做個了斷!

  「如果你是使出那些我教導過你的戰技來對付我,卡麥隆,我可是會很失望的。」艾德溫一派輕鬆,彷彿他現在還是站在練習場,正在教導他年幼的徒弟如何戰鬥。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孩子了!」卡麥隆抽出了長刀,左右磨畫著,發出細碎的金屬聲響。

  「是嗎?」艾德溫失笑出聲:「那麼你就證明給我看吧,你不同於以往的地方。」


  後記:

     其實想要寫范克里夫的事情很久了,在我對魔獸的回憶中,這個男人的分量不是可以一言蔽之的,在初進WOW的時候,西部荒野是一個讓我吃足苦頭的地方,雖說以我當時的玩家等級,到哪裡應該都是活的既辛苦又困難就是了。

     正常在西荒長大的人類們,對於那個紅紅的面罩都應該會有相當的印象。

     不論如何,死亡礦坑是卡麥隆幼年時的良伴,這一點正是我寫范克里夫的主因。而且在我自己的設定中,阿卡是有加入過迪菲亞的。後來因為年輕時的盜賊同學,堂娜‧因巴森做為間諜潛入迪菲亞後識破被殺,才讓她明白到,自己其實只是未曾失去。

     長期以來一直催眠自己:對於自己所做之事並不愧疚,在那一瞬間再也無法自欺,湧上心頭的是羞恥與憤怒。

     大概就是這樣吧~再寫下去後記都要比正文長了: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