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魔獸世界衍伸,番外三

 


 

 

「父親......」手按著木製的門板,一夜未眠使得卡麥隆的意識有些混沌。

站在逆光的房門口,她看見自己小小的影子被拉得頹長。望向坐在滿是魔法書堆的桌前,父親的背影是否比往常更加單薄?她錯覺地想著。

薩里並沒有回應女兒的叫喚,事實上,他保持著這個姿式也已經一整晚了,白金頭盔與額接觸的部分也開始有了一點溫度,環繞它的雙臂也有點僵硬了。

雖然痛失愛妻,但是薩里並沒有過於鑽牛角尖地去思考太多事情,進而痛恨這個國家或是聯盟,他是個聰明人,已經看過太多因為想要逆天而行反招致可怕下場的案例,他是個聰明人,所以......

 

「......父親?」得不到回應,白髮孩子的淺色大眼盈滿了不安。

 

「......卡麥隆,」停頓了許久,薩里突然開口:「洛萊爾......妳母親她.......」

孩子小小的身體輕顫了一下,她知道接下來將聽到的是什麼。

 

男人轉頭,看著孩子比自己更加無瑕、細柔的白髮,淺淺微笑地說著:「不會再回來了。」

 

卡麥隆聽見這句她早已知曉的話卻感到無比的震撼,愣愣地看著父親臉上難以形容的表情和眼底捉摸不透的情緒,她實在不懂。

一陣難堪的沉默在他們之間延開。

薩里開始有點後悔自己方才的逞強,卡麥隆那尚柔和的臉部現條讓他原本強壓下的酸楚開始侵蝕眼眶。

和妻子相同的淺色大眼有的是不安,然而更多的是擔憂。

突然,他覺得自己真的非常的窩囊!

 

「......父親.....」孩子有點高亢的音調打破了沉默:「我已經知道了.......」

薩里一怔。

卡麥隆輕聲說道:「如果你想哭,我的肩膀借你。」

這或許也算,回憶母親的一種方式吧?

 

 

回憶中,父親哭泣的顏容,比當時的自己,更像個孩子。

 


 

 

七天前‧燃燒平原

 

「報告軍隊狀況。」熟練地卸下厚重的盔甲,黑髮元帥剛剛經歷了一場小型征討,即使游擊策略並不能大舉削弱兵力,但是長期下來,損害也是非常駭人的。

行了一個軍禮,尤安上尉用他渾厚的低音念道:「由賈斯汀少校領軍的第三軍團失去了十六名弟兄,傷者三十一人,其中傷重而無法再參與作戰者十四人。原一百二十四人,現在是九十四人

而馬庫斯指揮官帶領的第五軍團失去了四名弟兄,傷者十八人,沒有重傷士兵。原一百一十九人,現在一百一十五人。」

「而洛萊爾元帥負責的第一軍團,」尤安藏在濃密黑鬚下的大嘴揚起微笑:「沒有失去任何弟兄,傷者八人。原數九十,實數九十。」

尤安再度行禮,洛萊爾只輕輕地應了一聲,腦中在盤算著究竟是該狠狠地敲賈斯汀的腦袋,還是乾脆一腳把他踹回暴風城。

也在一旁聽著軍隊內簡報的賈斯汀少校漲紅了張大臉,他萬萬也沒想到自己最引以為傲的第三軍團居然損失如此慘重,熟知洛萊爾性格的他非常明白,這筆過失,黑髮元帥絕對會跟他好好清算!

「賈斯汀少校,」洛萊爾冷冷的音調傳來:「對於這次的疏失,你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報、報告元帥......」找不到詞彙解釋,賈斯汀的表情像是溺水一般古怪。

「你的軍團負責地是在圍剿的北側?」也不是第一年認識這個人了,這老粗其實是個什麼模樣她清楚得很!

這般離譜的疏失,量他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

但是看這個高壯的大男人一臉緊張的吃鱉模樣還真是挺有趣.......

 

而且如果說是在敵軍要撤退的北方,受到強烈攻擊也是情有可原.......

 

「不是,北面的負責人是馬庫斯指揮官。」尤安出聲提醒。

「但、但是!」賈斯汀沉不住氣了,他不自覺地嚷嚷起來:「那些個王八羔子跟發了瘋一樣!!」

 

 

 

「老子打仗也好些年了,從來沒看過連痛都不喊的敵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