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6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魔獸世界衍伸,番外五

 


 

五天前,湖畔鎮,旅店內

退去一身厚重的白金盔甲,換上平民素衣的黑髮元帥──不,是洛萊爾,此時正在和湖畔鎮的鎮長庫瑞諾談話。

刻意選擇了最隱蔽的西隅,明明就是鮮少有人走動的地方,但他們仍不自覺地壓低了音量。

 

眼前肥胖的禿頭老人不時神經質地摸弄粗短手指上的金色戒指,被脂肪撐開的油膩皮膚上滿是汗水,努力平穩下來的語調讓他顯得很不自然:「那──那麼暴風城那邊,準備要怎麼樣來保護我──我的城鎮呢?」

站在洛萊爾身邊的馬庫斯瞇了瞇眼,對於這個鎮長的言論表達了他個人的不屑。

這個鎮長的貪得無饜並不是一件鮮為人知的事,他的惡名就如同他身上的銅臭一樣遠播千里。皺了皺眉頭,馬庫斯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洛萊爾元帥要跟這個一點都不會真正關心鎮民的無賴談話呢?

 

洛萊爾對於這樣的話語並沒有多做個人觀感的抒發,她回道:「你應該也了解現在的局勢,鎮長,」伸手一揚:「羅德隆正遭天譴軍肆虐,而暴風城本身也要對抗燃燒軍團,以至於兵力是十分缺乏的,對於像湖畔鎮這樣的戰前線,通常會採取兩樣做法......」

她沉默地看著老人呆滯混濁的雙眼。

「會、會怎麼做!」肥短的手指攀上了桌子,庫瑞諾緊張到不能自己。

「閣下請冷靜點,」洛萊爾伸手將他按回座位:「第一種,當然是由於不可以失去前線這個先機,所以必然會派大軍駐守。」

「但是,現在暴風城採用打持久戰的策略中,我並不能確定他們願不願意派大軍駐守這哩,畢竟這裡只是前線之一。」

「而第二種可能,則是因為這裡並非主要戰區,再加上目前人口嚴重外移,剩下的人數並不是那麼眾多,況且我前面也提到了戰爭使兵力非常缺乏,在物資上也出現了困難......」

「他們有可能會......」

停止了話語,洛萊爾黑色的眉頭不著痕跡地向中間靠攏,眼神輕輕的離開了與鎮長的對看。



「哦!不──他們不會、他們不會吧!不──」此刻已經完全無法鎮定下來了,庫瑞諾鎮長顯得十分的惶恐,臉上的線條橫豎扭曲,右邊下眼瞼開始機械性的抽動。

「天哪......天哪,我、我該怎、怎麼做......我還不想死啊......」他斷斷續續地搖著頭,全身的肉脂不斷晃動。

「您、請您一定要救救我、救救我啊!」他激動地抓住洛萊爾的臂膀:「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

「我認識很多貴族,殷薩子爵還有瓦奴爾大公都是我的至交!聯絡他們!他們不會讓我死在這種鬼地方的!告訴他們我要回暴風城!」



看著已經語無倫次、醜態畢露的老人,馬庫司淡色的薄唇已經快被抿成一直線,他提到的那些所謂的『貴族』也都盡是些惡名遠播的人。


殷薩子爵是瓦理安國王最小的叔叔,雖說輩分比較大,但是卻十分地年輕,由於是貴族出生,個性上的囂張跋扈自然就不用說,自羅德隆初受天災侵犯後,便連夜逃至暴風城請求和他有血緣關係的瓦理安國王庇護,由於身分特殊,倒也在暴風王國內作威作福好一段時間了。


暴風城本地的貴族中,米蘭家族並不是個因為有什麼特殊貢獻才被封賞的家族,一直以來他們給外界的印象,都是低調不喜好張揚的。只不過就夜精靈自然學的角度說來,再怎麼平穩的族群,都多多少少會發生一些不可避免的改變,發生在遭遇上叫做『轉折點』,發生在人身上的話叫做『突變』。


瓦奴爾大公就是一個很明顯的突變例子,完全不具家族內慣有的低調特性,個性浮誇、好大喜功,十足的敗家子性格。但不幸的是,對於米蘭家族來說,他卻是唯一的子嗣。


但是不管怎樣,這些人的名聲說有多遭就有多遭,向他們借名來辦事,這種多聽一秒都是殘害他健全身心的廢話,已經準確、且力道十足地往馬庫司素來平靜的理智線上戳下去。

真想一腿踢翻那個老無賴。頭一次,他覺得自己的修養很差。



「請您冷靜點。」語氣帶著點急促,洛萊爾的面孔顯得有點憂心,似乎是真的擔心眼前的老人因為過於激動而發生什麼不可預測的事情,雖然並未起立攙扶的懶態稍稍露了餡。
 
「身為為聯盟服務的正規軍人,我與我的軍隊自然有義務要保護所有聯盟的子民。」「即使是在戰況如此吃緊,一切的資源接匱乏的狀態下,任何一個聖光之子都是我必須要捨棄生命保護的對象!」
 
老人醜惡的肥臉上出現了希望萌芽的表情,馬庫斯真想起立為黑髮元帥的演技大喊『Brove』,至少如果聯盟潰散了,洛萊爾無以為業的話,還可以去暗月馬戲團討生活!
 
「聖光之子,庫瑞諾閣下,您希望你與你的鎮受到皇家軍隊的保護嗎?」令人飄然的稱呼與敬語、有利益性的特權暗示,雖然明顯又粗魯,但是上鉤與否,卻完全由不得人!
 
「希望是嗎?......」望著點頭不止的豬,洛萊爾誠懇的微笑:「那麼麻煩您一些事情......」
 
馬庫斯看到了一抹政客的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