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南之昌昊 北之朧望

  


  

過去了的現在就會變成回憶,但是即使是回憶卻也可以和現實一樣駭人,我想我大概是忘不了了,那個被戰火染紅的天空。

『.....了不起的人不是應該來解救我們的嗎?.....為什麼?.....』

『......好、好孩子.......等著啊、等著啊......』

  

啊啊......都已經搞迷糊了,對於王的厭惡,究竟是來自於被燒毀的家園?或是被父母拋棄的悲傷?

厭惡的來源是一種被欺騙的不甘,分明,只想到自己的好處,分明,只為了自己而戰!

位居高位的你們早已不是百姓!

不能了解我們痛苦的你們,只會為我們帶來痛苦!

  

『讓百姓送死,那究竟算什麼國家!』

  

我不得不承認我真的有被感動到,頭一回想,也許你的將來是毀滅雁,但是在那之前,你或許可以......

  

『我寬恕。』

你的脣穩重地描繪出了字型,低沉地吐出。

冷冷的感覺從額前傳來,你的雙眼直視我,淡淡驚訝的色彩。

終究還是選了王啊,我想。

  

  

「小馬鹿在想什麼呢?」一只微涼的大手惡意地覆蓋在額前,遮蔽了全部的視線。

直覺性的,全十二國中明知麒麟討厭這樣動作還會故意去冒犯的王,絕對就只有那個滅王──小松尚隆!

「混蛋!做什麼啊你!」狠狠打在那個男人的手臂上,他大吼著:「走開啦!放手啊!」

見他沒有離開的意思,六太放棄口頭攻擊開始奮力掙扎。

「哎呀,放輕鬆點嘛!」把小小的麒麟用力得抱個滿懷,雁國的王笑得一臉賊像。

「放開我!你這個傢伙!」用力拍在環上腰部的雙手,六太氣得咬牙:「小心我叫俐角出咬你!!」

「喲!」輕鬆的把六太抱起,讓他轉身面對自己,延王衝著他淺淺一笑:「我從來不知道麒麟是這麼兇猛的生物呀?」

 「誰叫你要碰我額頭!俐角!咬爛這個混蛋!」已經全然拋棄人民對麒麟的既定印象,可能是全十二國中最殘暴的麒麟──延麒,正在嘗試做出麒麟一生最不可能發生事情排行榜Top的榜首──弒主。
 
  
 
「台輔......」朦朧的音調從堅硬的石製地面傳出,遲疑的程度就和它心中的困擾一樣嚴重。

「俐角,今天你滅了他,明天你就會飛昇了,你會變成受大家崇敬的神獸的!」認真的,六太紫色的雙眼散發出異樣的光芒。
 

「失去了我這麼一個體貼人民、威風凜凜、才高八斗的君王,那可是雁國百姓的一大損失呀!」延王小松尚隆說得輕鬆,很顯然根本沒有將麒麟的威脅放在眼裡。
 

「少貼金了!」氣憤地大吼著,六太想也不想地就將面前君王放大版的臉龐柔軟地左右一扯:「這種噁心八拉又自戀的話你都說得出來!」
 
 
即使臉已經被拉扯到變形,但是依然不減那副遊刃有餘的從容氣勢,尚隆挑起依然活動自如的眉毛,一派輕鬆的表情此時有著兩倍以上的欠扁──至少六太是這樣覺得。
 
 
「小馬鹿,」延王的大手將自家麒麟正在施暴的小手整個握在掌心,將它從已經微紅的俊顏上移開:「王是不會說謊的。」
 
「聽你放屁!」六太已經被這男人的自戀激到爆粗口了。
 
 
 
本該要持續下去的吵吵鬧鬧,卻突然被一大片沉默的空氣取代。
 
原本應該要接話的男人此時卻閉口不言,只是放任著氣氛沉默著──沉默。
 
『喂喂先生你忘詞啦』六太好想這麼說,只是現在漸漸從手背滲入整隻手掌的熱度擾亂了他說話的能力,當然他並沒有去合理地懷疑,這只一開始微涼的手是什麼時候變熱的?
 
而且──還直勾勾地盯著他看。
 
『我才沒有害羞!!』六太很想這樣大吼,當然,忘記踩煞車的心跳並不代表著什麼。
 
六太看著,延王的眼眸中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像是很久以前他看過的,記憶的中的悲傷。
 
會不會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你......』
 
 
 
「六太的樣子雖然還很小,但是因為已經是成獸所以沒辦法了呢。」認真,延王看著延麒紫晶色的眼。
 
「......你說什麼......」六太一瞬間腦子空白。
 
「啊啊~麒麟就是這樣的生物──呢。」一臉沒辦法,小松尚隆為了避免麒麟的暴走波及自己,硬是用力地抱緊麒麟限制他的動作。
 
「你死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