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6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焰鋼清水──【矛盾】

 


 

〝一聽到「矛盾」這個辭,我就只想到那兩個人造人──豐滿而暴露的阿姨還有一臉不良的耍酷大叔。〞

 〝人造人哪……〞金髮的少年遙想著:〝如果當初鍊出了媽媽……那麼她也會是…….

 他頓了下,金色透徹的大眼中出現了極度恐懼的神色:〝媽媽……

 

 

『扭曲的肢體、構成不完整而殘缺的五官。』當時的情景還是如此地鮮明。

腐臭的氣味、外露的內臟、因為血塊而黏結在一起的髮絲……

還有、還有在「它」失去生命前所噴出的那口滿是腥味的黑血……

 

 

以及、以及……和媽媽一樣的手……

 

 

〝是我、是我造成的……〞有些過長的指甲幾乎嵌入面頰上的皮膚。

〝是我唆使阿爾跟我一起、是我害得媽媽又再死了一次!〞

〝他們的痛苦、都源自於我,是我造成的啊……


 

那麼活著的人有該怎麼做呢?

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至少也要努力過吧

 

 

 

 

 

比較不會後悔。


 

「至少也要讓阿爾的身體復原……」語氣中沒有什麼不可摧毀的堅定,或是強烈的執念。

 

 

 

 

 

就像是人在彌留之際,在人間最後的心願一樣

 

 

 

 

 

──接近無力的哀求。

 

 

 

 

 

 

 

 

「我不準。」有著不同於少年的堅定語調,男人白皙的面孔上出現了慍色。

 

 

 

 

 

「我不准許你這樣做,」鎖著少年身軀的雙臂扣得更緊了:「不要有犧牲的打算。」

 

 

 

 

 

 

 

 

 

 

 

沒錯,他絕對不要少年死去、絕對不要。

 

 

 

 

 

就算是要萬物因此而毀滅,他也在所不惜!

 

 

 

 

 

 

 

 

 

 

 

 

 

 

 

 

 

 

 

 

任何我們能做的、

 

 

 

 

 

任何我們可以辦到的、

 

 

 

 

 

我們這一點點力量所能達到的──

 

 

 

 

 

 

 

 

 

 

 

後悔,這是唯一的。

 

 

 

 

 

 

 

 

 

 

 

因為,我們是渺小的人類呀!

 

 

 

 

 

 

 

 

 

 

 

 

 

 

 

 

 

「大佐。」愛德右手的機械鎧被他握得死緊,發出刺耳又尖銳的摩擦聲:「你是要阻止我嗎?」

 

 

 

 

 

 

 

 

 

 

 

〝不管、不管是誰……阻擋我的人全部都要排開……

 

 

 

 

 

他要堅定!

 

 

 

 

 

〝對!不管是誰!〞

 

 

 

 

 

 

 

 

 

 

 

「你很自私,愛德。」羅伊大佐鬆了手,將愛德推出他的懷中:「你總是一相情願地去做出一些自認正確的事。」

 

 

 

 

 

「我沒有!」完全沒有想過回答得是否過快了些,愛德強迫自己不去正視那股莫名而強烈的失落感,他知道那是什麼。

 

 

 

 

 

 

 

 

 

 

 

〝阿爾……我想再次地讓阿爾的笑容出現在他臉上,即使……不是對我,即使……我看不見。〞

 

 

 

 

 

 

 

 

 

 

 

所以,他的世界就只能有一個人!

 

 

 

 

 

自始至終,都只能有一個人。

 

 

 

 

 

沒有第二、也容不下第二!!

 

 

 

 

 

 

 

 

 

 

 

絕對……

 

 


即使無法做出任何能撫平傷痛的補償,

 

 

 

 

 

即使所做的一切都是無力的掙扎,

 

 

 

 

 

就算所有的付出、情感都沒有任何的回報,

 

 

 

 

 

 

 

 

我還是、還是……

 

 

 

 

 

 

 

 

 

 

 

 

 

 

〝「矛盾」這詞,它真正的含意即感覺,是那個少年帶給我的。〞

 

 

 

 

 

〝他根本就是一個矛盾的代表。〞

 

 

 

 

 

 

 

 

可愛的暴躁脾氣。至少男人是這麼覺得。一想到那顆金黃色的跳豆哇哇大叫、怒氣上騰的模樣,他便無法克制自己那活像是花痴的微笑──那讓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發情一樣。

 

 

 

 

 

 

 

 

〝很想見他、又不想見他。〞

 

 

 

 

 

 

 

 

怕見了之後,又是無法和平共處的低次元爭吵。

 

 

 

 

 

〝我一定會被他氣得長皺紋……〞這是男人的理由:〝我如果變老了,女人可是會哭的……〞一臉不良的輕佻微笑,這是男人最引人注目的標誌。

 

 

 

 

 

 

 

 

也怕見了以後……

 

 

 

 

 

 

 

 

又看見他那眼中只有自己手足的金色雙眸。

 

 

 

 

 

而男人一定會因為無法忍受而失去理智,而做出些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

 

 

 

 

 

 

 

 

如果說那樣、如果說他真的那樣──

 

 

 

 

 

〝沒有必要想像,〞他告訴自己:〝因為這絕對不會發生。〞

 

 

 

 

 

 

 

 

〝那麼,失去理智的理由是什麼?〞突如其來地,一個聲音自心底響起。

 

 

 

 

 

愣了愣,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的他又再度笑了笑,用開玩笑的語氣告訴自己:

 

 

 

 

 

 

 

 

〝你猜猜看啊~〞

 

 

 

 

 

 

 

 

 

 

 

 

 

 

如果可以,

 

 

 

 

 

我願你只對我一個人展露笑顏,

 

 

 

 

 

願你只屬於我一個人,

 

 

 

 

 

願你的全部、你的所有都是因為我、源自於我,

 

 

 

 

 

……

 

 

 

 

 

 

 

 

<p class="MsoN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