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獅子王同人──【復仇】(擬人化有)

你沒看錯~

就是獅子王~ˇ

我是那種看迪士尼動畫很容易哭的人,

但是看其他的影集就絕對不會= ="

啊啊~~好多廢話啊~

不管不管了~正片開始。


 


 




 


 榮耀國,是這片美麗大地的住民給予她的稱呼。

在這裡,一切都有著微妙的平衡。

和諧地,蔚藍天空下的非洲大地生機蓬勃地孕育著萬物。

 

 在這廣大土地的中心,有一形狀特異的巨石堆,那裡住著國王、獅子們。

 

年輕的王子塔克正站在巨大岩石所形成的陰影下,他看著他的哥哥木法沙,深黃色的髮在陽光下跳動,塔克很明白那頭頭髮會變成什麼顏色──象徵光明的紅棕色。木法莎與他的兩個朋友莎菈碧與莎菈菲娜,他們正在愉快地談笑著。

塔克憤憤地低咒著。

他恨木法沙!

總是得到所有人的目光、稱讚、喜愛!

他總是第一名!

第一個出生、第一個得到朋友、第一個得到稱讚、第一個得到喜愛!

而他,第二名,什麼都沒有。

 

突然,木法沙注意到了塔克在看著他們:「喂!塔克、過來呀!」他大叫著,唇邊漾開一抹溫柔的微笑。

莎菈碧怔了怔,深色的大眼閃過了一絲訝異,她側身到木法沙的身邊小聲地說著一些話。

塔克聽不見他們在談論什麼,但是他卻明白的不得了。

莎菈碧很堅持地說著:「木法沙、你有沒有搞錯?──他?」翻了翻眼,她擺出一副受不了的神情:「他怪理怪氣的,連跟他站在一起都會渾身不自在!」

塔克遠遠地看見木法沙皺了皺眉頭,然後也伏在莎菈碧耳邊說了些什麼。然後又看像他那處,大聲說道:「過來吧塔克!」

塔克高傲地揚起了腦袋,筆直地走出了陰影之外,陽光狠狠地擊上了他深棕色的短髮,反射不出任何其他色彩。

「你真的確定?」帶著一抹惡意的譏笑,他自以為是地扯扯嘴,想讓自己看起來從容些。

莎菈碧有些暗自竊喜,她飄了一眼望向莎拉菲娜:塔克看起來似乎並不想加入他們!

塔克踏著從容的步伐,慢慢地接近莎菈碧,他明白那樣漸漸縮短的距離會令那個女孩有多麼不悅,而他就是要這樣!

滿意地看見褐眼的女孩秀麗的面孔上扭出了一個厭惡的表情,他轉身走向他兄長的身邊,斜睨著他兄長盈滿笑意的淡褐色眼睛,柔聲地說道:「看來女孩子們不太歡迎呢~」

翠綠色的雙眼帶著惡意飄向兩個女孩,她們本能地以怒瞪回應,這讓塔克突然覺得心情舒爽不少。

惹人厭。

這樣的遊戲令他感到愉快,如果說不能避免這種情形,就乾脆將它當成樂趣吧!

 

但是他的兄長似乎不怎麼介意。

木法沙深深地點頭,那抹溫和的微笑依然是在他的唇邊,即使在塔克的眼中看來已經有些許猖狂。

木法沙露齒一笑:「我當然確定。」說著,便身手搭上塔克的肩頭,縮短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不相處過也不知道嘛,況且我們是兄弟呀!」

塔克猛然一震,他迅速拍開木法沙溫暖的手,到退幾步與他保持距離。

「誰要你這個混帳假好心?!」塔克惡狠狠地說著,像隻被逼上絕路的野獸,銳利且狼狽。

「照你這麼說,」不待木法沙反應過來,莎菈碧一個箭步衝向前橫在他與塔克間,語氣尖銳地說著:「如果你並不想和我們待在一起,你大可到別處去!況且這邊也不是所有人都歡迎你!」說完,充滿侵略性地瞪了他一眼。

莎菈菲娜用她那細若蚊蚋的聲線吶吶地附和著,雙眼始終望著地面,和莎菈碧的強勢成了明顯的對比。

 

塔克幾乎是立刻調頭想要往前快速逃離此處,但是他不行,他放慢步伐,想讓自己離開的背影看起來沒那麼畏縮、狼狽。

走了沒幾步他回頭,對著一臉勝利的女孩子說道:「你這個婊子給我記住!」

然後頭也不回地往前慢步走去,滿意地聽見後方尖銳且氣急敗壞的呼叫。

 


 

塔克在尋找著任何能讓他分心的事物。

女孩們的尖聲辱罵、不屑的眼神與嫌惡的表情都令他心煩意亂。

到底他也還是個年幼孩子,這樣加諸在他身上的東西實在太過沉重,差點負荷不來。

然而他也刻意去忽視了,木法沙那單純信賴與善意的視線,放在他左肩上的溫度也還未真正退去,灼熱的感覺幾乎令他發狂。

應該恨木法沙的!

如果沒有木法沙的話,應該是塔克繼承王位!

而他有那份自傲在。

然而有了木法沙一切情況都會不同。

他將會一無所有,沒有王位、沒有朋友、沒有......木法沙的存在......

 

真的,也許木法沙的存在比那兩個爛女人的所作所為還令我無法承受!塔克是這麼想的,翠綠色的眼眸中出現了苦惱的神色。

 

『血緣是個麻煩的東西。』

塔克從不懷疑這點,畢竟他的經驗帶給他的教訓太多也太過深刻。

但是這一刻真的深深體驗了這句話──「你在這裡幹什麼?!」

 

黑髮男孩皺起的鼻部加強了他的怒吼:「你是再來嘲笑我的嗎?為了那些蠢女孩?」

啊不──他不該這麼說的,皺了皺眉頭,塔克十分迷惑自己如此的舉動,無端地題到那兩個女人做什麼?

 

「呃......不、不是的呢......我......」無措地搔了搔他濃金色的短髮,木法沙覺得自己表現得活像個呆子,他真的是很想和這個小自己沒幾歲的弟弟好好相處的。

「你怎樣?!」恢復了他冷淡與慵懶的聲調,塔克露出不屑的眼神。

「我.......我想為莎菈碧還有莎拉菲娜她們的事情道歉。」橘棕色的眼瞳中充滿了正直:「但是,不管我怎麼勸她們,她們都是不肯來.......」他感到很為難。

「雖然她們那樣說你、但是其實她們都不是真正有意的.......」

「喔喔~~停停停。」打斷了兄長正義的發言。

「你的意思是說那兩個婊──女孩子不親自來向我道歉?」差點笑出聲,這哪還需要想!

「啊、這、這也不是.......女孩子總是難免.......」慌張,看來塔克在意的程度遠超過他的想像。

「不、不用說了......」皺著眉頭做出誇張的痛苦神色:「我知道他們會這樣.......這也不能算是她們的錯......」

也許會上當的人種是有特定的:「這、是莎拉碧她們不對.......」

「她們不覺得自己有錯就是最好的證明.......」低頭,差點內傷。

「我、我代替她們向你道歉!」一緊張,木法沙什麼都顧不得了,連平時只有對尊長才需要行使的鞠躬禮也突然出現。

 

「呃......這、我也不是真的那麼.......」會不會太好唬了一點.......這樣變成我在欺負人啊......

「我除了代替她們道歉之外沒有辦法做別的,真的很對不起!」

「嘖......」塔克別過臉,不自在地伸手摸了摸他深棕色的短髮,木法沙這種人欺負起來真是一點挑戰性也沒有:「這有用嗎?......」

「唔、我.......」木法沙被堵得無法言語,道歉確實是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他難過又困窘地低下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