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6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AV】午後時光 Afternoons




        這陣輕風吹來顯得如此嬌弱無力,就連一絲黑色的髮梢也無法揚起,一點也不似那日阿斯卡午後的微風。終年日光燦爛的神界阿斯卡,即使天際的數個太陽皆是如此閃耀,在這個神祉的居所,也不會感受到任何過分的炎熱,那一陣風吹來是如此的溫柔。

 
        像是某人單手,輕柔的撫觸。
 
        當時還稱不上是個成年人,他與那個幼稚了一輩子的閃亮傢伙逃出了皇宮、避開了又臭又長的聽訓──更正,他是被迫的,索爾的蠻力跩著他的右手,如果過度掙扎,那可鐵定是會斷的。
 
 
        雖然他並不反對逃離那個垂垂老矣、上課時臉從來無法跟書本分開的老者,對於神族魔法運作的講述。相較於另一個對於魔法毫無耐性、也沒興趣的奧丁森,洛基對於所有老者能教授的魔法早就一清二楚了,甚至在某些細節上更為出色!
 
        所以何必浪費時間呢?那對比起天空還要深藍上一些的眼睛閃閃發光著:「走吧!離開這個鬼地方!」
 
 
一陣短暫而刺激的逃亡後,他和他的兄弟來到了遠離城鎮的郊外,隨處覓得了一處草地,便開始蒙頭睡起午覺,阿斯卡溫婉舒適的午後成了最佳的催眠劑,原本亢奮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覺中冷卻、漸漸的昏昏欲睡。
 
 
        而時間點到了現在,有個用右手支起半身,側頭俯看他的奧丁森,已經以這樣的姿勢僵持了半個小時了,原本讓洛基覺得訝異又有些擔心自我安危的情緒,也漸漸轉變成為一種不耐。
 
        『......他到底要幹嘛?』洛基克制住自己想皺眉頭的慾望,他知道索爾還在盯著他的臉:『好吧......其實我比較想知道我還必須裝睡多久?』
 
 
        突然,右邊臉頰一陣細小的搔癢撼動了他因靜止而放大的感官,洛基差點忘記自己需要裝睡的事實,狠狠地皺了下眉頭,然後他聽見索爾刻意壓低聲音的暗罵。
 
        「......該死的......蠢頭髮......」索爾的聲音挺起來頗為懊惱。又沒了動靜一陣子,直到像是連旁邊的那個很簡單先生也睡著了一樣,洛基聽見了一聲像是為自我打氣的深呼吸。
 
 
        隱忍而不小心逸散出的鼻息讓他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嘴床上感受到一陣溫暖的柔軟、豐潤而不潮溼──索爾那個──該死的──天殺的──吻了他!!
 
 
        這下子並不是洛基想要裝睡了,而是受到強烈衝擊的他、腦中一片空白,連該怎麼動都忘記了。但就在他能夠反應過來之前,那對比起自己體溫來要來得溫暖得多的嘴唇離開了自己,僅僅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輕輕觸碰過他。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以行動告訴我他真的腦子壞了嗎?或是送我一份叫做『把柄』的大禮呢?真貼心。暫時無法反應的黑髮少年只得繼續躺著裝死,打算再過個一陣子,等自己的心情平復後,再裝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起床』。
 
 
        而對於自己的兄長以這樣高級形式的惡作劇來愚弄他,他打從心底冒出了些許的尊敬。原來,索爾並不全然是傻的,至少這次幾乎將他完全嚇傻的惡作劇非常成功。嗯,可說是精湛的演出。而正當他在拼命思索一些與現實無關的項目、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時,他聽見索爾的驚呼。
 
 
        「洛基、你還好嗎?你的耳朵紅起來了!」索爾伸手就是捏住他的肩頭狂搖,他驚愕地睜開眼看著自己的兄長,一時無法跟上這個情況的發展,對方用手背貼住他的額頭:「怎麼這麼燙?你生病了嗎?弟弟!」
 
 
        你才他媽的有病!洛基忍下了回嘴,歛下眼睫裝出虛弱的模樣:「噢、是的,難怪了,是感覺挺不舒服的......」他在想是否該用魔法讓自己的嘴唇起點泡疹,可是那樣很噁:「剛剛好像還感覺到有人碰我......真是個不舒服的幻覺。」
 
        他不意外地看見索爾尷尬的表情,心裡舒坦了不少,接著他佯稱了自己感受到一些不詳的預兆(比如說某個莫名的傢伙偷偷吻了他),希望他們能盡速回宮,索爾也不疑有它,為了身體欠安的兄弟迅速地回了家。
 
 
        回家自首的結果,當然少不了一陣責罵與責罰。兩個年紀尚輕的小皇子在一整天的玩樂和作為反省的勞動後非常疲累,兩人也沒有再次提起這件事情、也彷彿發生的事實完全不存在一樣。
 
        只是從那時候開始,洛基便再也不願意去那個河岸午睡、針對索爾女伴的批評也漸漸變得惡劣起來。
 
 
        阿斯卡午後的微風也伴隨著一句『為什麼』,深深埋在記憶的底層。


 



        神兄弟呸囉呸囉呸囉>33333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