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6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AV】多愁善感 Sentimental

 

        「Sentimental.」些微的掀起唇角,洛基的表情帶著一種喜劇中的滑稽感,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諷刺,諷刺他愚蠢的哥哥,也諷刺一時心中有所動搖的自己。回家?不是他該停留的地方他何以稱為家?兄弟?這個名詞不該發生在她倆身上,那又怎麼能稱作是兄弟?

        阿斯卡人、和假裝自己是永恆國度子民的──寒冰巨人。

 

        『我曾是王──阿斯卡的合法國王!』這句話裡包含著兩個謊言,他不曾是阿斯卡人、更不曾是合法的國王。但是──這樣的說詞,他卻一再重複,即使明白這樣可笑得很,卻成為支持他繼續所有復仇的信念。

         『我不是你的兄弟──從來都不是!』他怒吼著,只為了在那對湛藍的雙眼中看見傷害。在他上次從地球墜落宇宙後,有好長一段時間,他陷入冰冷中,失去意識、在一個廣大而黑暗的寂靜空間中,逐漸失去自我。陰暗的、無情的、殘忍的、冷血的、邪惡的,他見過了那個世界,是在他還是一個Odinson的時候所無法想像的──一個真實的世界,他被改變了。他與奇塔瑞大軍合作,獲得了軍隊和力量,他要搶回他該擁有的、而且更多。

 

        他就是懷抱著這樣的信念,即使身處在冷寂的深淵中,復仇的烈焰也在心中焚燒著,驅使他不可在這裡倒下。索爾,索爾.奧汀森,將不幸與絕望賜給了他,他永世夢魘的光之子,如果那是你所珍愛的米德嘉爾特,那麼將這片樂土化為煉獄,就是我的願望。所以即使他再次回到米德嘉爾特,澄澈天空和深邃大海的顏色也從沒讓他想起誰。這個世界的天況中常有的、不請自來的雷電一次也沒嚇到他,與他在阿斯卡聽過、見過的實在是太過不同了。不過即使都已快忘記那份曾有過的溫暖記憶,這份自以為是的偽裝卻在聽到一句話後輕易瓦解,就像是嘲笑那份不自量力一樣。

 

        『和我回家,弟弟。』天空和大海的顏色因為形狀而看起來有些哀傷,那雙經過歷練的手已經不會如同以前一般莽撞、不知道力道的捏傷他,有力卻不窒息的握著他的臂膀,卻讓洛基感受到好似灼燒的難耐──他無法以對方期望的方式回應,即使他想。

        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決心、所有的體悟都在這一刻裂開他們偽裝的外皮──他們是謊言,而且多麼不堪一擊。他在自我欺騙、在他的骨子哩,依然是那個成天跟在「偉大的雷神」後頭,左一句吹捧、右一句幫腔的可悲小丑!他不是他以為的王、不是真正的Odinson、不是阿斯卡人,也從來都不是索爾的弟弟──

         血緣上、心理上,徹底的不是。

 

        多種情感在他腦中衝突著、碰撞,自己看似聰明,卻從來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索爾老是被自己愚弄到頭來,卻用行為狠狠的嘲笑了他的自我蒙蔽──在洛基的心中,所有思緒的激昂在他得到了解答的瞬間竟然歸於平靜:他想回到有索爾在的阿斯卡,他想回到他能夠打心裡認為的家。

        在意識到自己真正的願望之時,洛基忍不住的冷笑出聲:「太遲了──」這一切在現在看來都是妄想了,虛假的願望已經快要成真,而他真正的願望應該要永遠埋藏在心底的。不過,那也沒有差別了,只要他現在下定決心,那麼虛假也可以變成真實......

 

        從袖口內側偷出藏著的暗器,他知道這個小玩意傷不了索爾太多,即使略施過對抗神族體質的惡咒,但是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他狠狠的將自己專用的小型暗器插上索爾的腰際,並且滿意得聽見對方悶痛的呼聲以及Mjölnir落下地面的聲音。他必須這麼做,殺死這份他無法欣然接受、最渴望的結局。

         「多愁善感。」洛基冷笑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