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AV】後遺症Sequela




        還身在阿斯卡時,洛基不只一次使用自己變形、移形還有花言巧語來愚弄和欺騙他人,這就像是你我時不時地想要伸展一下臂膀,以確認他的功能還是完好無缺。這樣子的惡作劇對他來說,也僅僅只是日常例行罷了。

         而每一次他精心策劃的計謀都能讓他獲得無上的愉悅。除了如同堆疊骨牌一般,細膩而精緻的策劃過程,最讓他感到享受的就是在受到愚弄後,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神祇,露出醜惡的面孔,瓦解他們情緒上的偽裝,像個野蠻人一樣的對他咆哮!

 

        多麼暢快?洛基在一個迎風的山崖、面對一望無底的山谷展開了他的雙臂,順著山壁上升而強勁的風速像是只大手托著他的身軀。他是狡詐之神、騙子和謊言家,身為行使語言的翹楚,理所當然的,他能夠辨別、也能聽出大部分的謊言。

         他明白那些人平時怎麼看他的,也能理解他們怎麼看待自己和彼此的。在一種名為『崇高』的愚蠢情緒包裝下,他們壓抑真實的自我,試圖扭曲自己的言行,以向別人展示出一個較為高尚的自我。但是可惜,真是可惜,在他面前所有語言都沒有意義,眼神、動作和表情與克制不住的小動作,都讓他們的謊言無所遁形!

 

 

        某一部分的他是這麼地喜歡混沌和災厄,也因此這樣子屢見不鮮的發現也總是能讓他的精神為之一振,並且興致勃勃的策劃起下一次,能夠瓦解那些漂亮面具的計謀,一次又一次,而他的計謀還有那些道貌岸然者的反應也從沒讓他失望。除了一人,蠢到不懂得計謀、傻到無法理解暗示,不可理喻到永遠都不會懷疑他。

         洛基曾經想過,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讓這位金光閃閃的奧汀森露出他所沒見過的,那種狼狽又歇斯底里、足以讓他發笑三天三夜的模樣?他曾經在希芙(Sif)必經的路上攔下索爾,變成一名妖嬈的女子主動向索爾求歡,他可以預見這名色心大發的奧汀森將會怎樣被他的未婚妻『人贓俱獲』!

 

        但是可惜結果卻讓他嚇到到連變形術都差點失效,立刻幻化成一只烏鴉向天際逃竄。『少女,』他高大英挺──令人作嘔的了不起奧汀森單手撫著他的右邊臉頰,靠近的低喃聲讓他連那種若有似乎的輕淺呼吸聲都聽得見:『有沒有人說過妳有一雙美得不可思議的綠眼睛?』喔好的,很簡單先生上鉤了。

         但是現在他卻認為自己無法執行接下來的計畫了!索爾那個噁心的那老粗撫著他臉頰的手,由掌的觸碰換成了指尖,順著少女臉頰精緻的形狀滑至嘴唇,輕輕的點了一下,溫和而不失禮──才怪!這天殺的、天殺的索爾.奧汀森,那個該死、該死的午後,那個無聊、無聊的舉動!!可恨──

 

        所有的回憶和情緒滿滿地占據他的心思,他完全無法顧及計畫是不是正在順利進行中、誘惑是他這樣突然的變形會不會使索爾認出他來。他在自己能夠控制嘴唇念出咒語的那刻把自己變成了一隻倉皇失措的烏鴉,迅速振翅、狼狽地逃走,還掉了不少根鳥毛。

 

        當他回到阿斯卡皇城的宮殿時,挫敗和羞恥感令他頹喪得癱倒在床上。太難堪了,他可是堂堂的惡作劇之神、騙子和說謊者!不是沒有惡作劇失敗過,也不是沒有接受過辱罵和責難,只是像是這子樣被想要做弄的對象反過來狠狠的將了一軍,就只有那個可惡的討厭果奧汀森!總是可以這般令他難堪。

        而當他在晚餐尚無法逃避得和索爾直接打了照面後,索爾有些古怪的表情、和有些僵硬的態度卻讓他開始心情好受了點,雖然這還不夠!在接下來的日子中,他更加積極的使用各種他所預謀的方法,欺騙索爾、或是設置陷阱讓他落入困難的境地,也曾經將他的
Mjölnir偷偷藏到沒有人知道的地方。但是每一次、當他完成所有的惡作劇,並且向索爾揭示自己的傑作而顯得得意洋洋時,索爾哈哈大笑的反應總是讓他非常失望。

        喔好吧,這傢伙不是道貌岸然還有惺惺作態到了一個極致,就是腦子蠢得不能理解一點他的精緻計畫!而洛基較為相信後者──非常相信!在晚餐時還不停的被索爾勸酒勸肉的他是這麼堅信著的。索爾那個彷彿無法沾染上任何陰影的笑臉一次又一次的讓他敗陣下來,就是沒有個方法、或者該謙卑一點的說『他』沒有方法能夠讓那張高貴的金色面具給撕下來,然後重重得摔個粉碎!

        然而就在他以為他該放棄這個他夢寐以求的目標時,事情卻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心灰意冷的他把自己關在寢宮好幾個日夜、斷絕對外所有的連繫後,夾帶著一份狂怒和焦急,他金光閃閃的哥哥突破寢宮的大門硬是闖入。他呆然的看著哥哥那頭飛揚的金髮還有臉上陌生的表情──並不如以往他被激怒時熊熊燃燒的怒焰,而是一種憤怒而陰沉的神色,他從未在兄長身上見過的氣息。

        但就在兄長看見他錯愕表情還有尷尬動作的瞬間、又旋即恢復成平常的模樣,溫和而愚蠢的表情,僵硬的嘴角淺淺的拉開一條弧度、逐漸擴大。這之間轉換的速度之快,幾乎讓他以為他是看到了幻覺,但是還存留在索爾表情上的些許陰霾則佐證了:這一切並非幻想。


        那時候的他還不明白,在索爾身上造成如此大差異的原因是什麼,隨後他又被索爾急驚風似的行動力給擾亂了思緒,以多日未曾外出為由,那個金光閃閃的討厭鬼奧汀森拖著他在全阿斯卡國境到處奔走,直到他精疲力盡才帶他回到他們的神殿。索爾一直都是這樣,熱情洋溢、並且自以為是,即使不願意承認,他也明白索爾這些作為的理由完全是為了他。但也就是因為這樣,在宴會上必須與人虛情假意交流、用謊言來織出和平薄膜的洛基,總是無法真心的感謝他偉大的哥哥。但索爾的行為成功的擾亂了他的思緒,讓他無法仔細思考,索爾那難得一見的表情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

        但就在未來的某一天,當他突然明白這一切運作的時候,他知道他可以隨心所欲的運用這點,使偉大的索爾.奧汀森深陷泥淖之中,只是他無法預想,這個陷阱將會巨大到他自己也無法駕馭,最後連同他想對付的那人一起被這個危機吞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