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ture shall set us free.
  • 15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AV】贈禮 God's Gife




        洛基坐在自己清冷的寢宮中享受一個靜謐的下午,但忽然間在某種預感似的直覺驅使下,他側耳聆聽著這幽靜寢宮中空氣流動的聲響。儘管諸神國度阿斯卡幾乎永遠沒有晴天以外的天候,但是直到他確定那個細碎而穩定、並且漸漸轉強的持續聲響不是雨聲後,他還是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洛基叔叔!!」他年幼可愛的小姪子尖叫著撞開寢宮可憐的大門,大門在靜止的狀態下瞬間受到強大力量的撞擊,硬生生地像是自動機關一樣迅速的彈開,在門旁兩邊的牆壁上留下淺淺的凹痕,洛基看了一眼自己形狀已經些微扭曲的房門,兒童尚未變聲的尖叫讓他的耳膜還有腦袋隱隱作痛。

 

        為什麼就不能安靜一點呢,就算是暴斃也無所謂,就安靜一下──好吧,實話實說,他希望這可惡的小小成咬金能夠永遠的安靜!一瞬間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洛基失去了五感的敏銳度,以至於他沒看見小小的金髮神之子難掩亢奮的、悄悄的靠近他,坐出突襲姿態!

         「嚇!──搞什......」突然從側邊被撲倒,坐椅上的把手狠狠地戳刺自己的側邊肋骨,感受到疼痛的洛基瞬間被挑起了憤怒的情緒,哪個大膽的傢伙!竟敢攻擊他堂堂的惡作劇之神、銀舌頭,偉大的主神奧汀的義弟──洛基!

        「洛基叔叔你看──」喔好吧,一直都是這個大膽的傢伙。

 

        「好了好了,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洛基使勁的推開那個小小的、卻有著可怕怪力的身軀,好讓索爾已經模糊不堪的興奮語調不會隨著一團口水糊在他的前襟上。

        「喔、叔叔你看!這是爸爸給我的!」小小的金髮男孩興奮的舉起掛在頸上的項鍊,向洛基展示一個工法精製的木雕綴飾。

 

        一片扁平的木片雕刻,從他厚實緻密的質地還有那種富有神力的芬芳氣味看來,這是尤克特拉希爾(Yggdrasill),世界之樹延伸到阿斯卡的枝條製成的。而其精細的做工與世界之樹神聖不可冒犯的使用權便不用做他想,這必定是偉大的主神奧汀,為了他親愛的兒子即將到來的生日而親手製造的。

         噢,好感人。即使是自己親自推斷出這個別無他想的可能性,這種溫馨的父子之情依然讓洛基翻了翻白眼。原本身為純粹冰霜巨人的他,不過偶然間在荒野上漫遊,巧遇到曾被母親撫養過的、偉大的阿薩神族之主,即使他與母親的關係就只不過像是白樺樹的果實隨著地心引力落下後,就與母樹再也無關連這般。

 

        但是奧汀依然將神族之血與他分享,並且將他帶回了溫暖的阿斯卡。直至今日,洛基依然不能肯定自己隨著奧汀來到神之國度的理由,他與這裡格格不入、並且也得仰賴幻術才能夠隱藏自己原本就截然不同的外表。

        只是也許當時的他真的太過脆弱,輸給了約頓海姆荒野的寒冷、輸給了與族人之間遙遠的距離。

 

        來到阿斯卡之後的日子是如此的漫長,倚靠著伊登(Idon)的魔法蘋果,他竟然也一同那些與他截然不同的阿薩神族一起過著不知年歲的日子。但是那份格格不如、無法相容的感受卻逐漸發酵,侵蝕著如同金色夢境的阿斯卡生活,一點一滴的。

        但是洛基卻彷彿毫無感覺一般,他依然惡劣、無賴、狡猾和柔軟。

 

        周旋在眾神之間、巧妙的使用他的甜言蜜語,他惡作劇並且不知悔改,卻又會恰到好處的收手,並且懂得善後,適時適地的,他也能夠為其他的阿薩神族提供獨一無二的能力。而在他柔軟手腕與靈巧的思維下,高傲的阿薩神族竟也就這樣由著他這樣惡劣的行徑,成為流傳在米德嘉爾特(Midgard)的神話之一。

         但是這一切有了轉變。在女神嬌德(Jord)有了身孕後,他隱隱約約覺得不同了。然而直到他腿上著個金髮小毛球誕生的那天,所有的阿薩神族都聚集到嬌德的宮殿,芬撒里爾(Fensalir)向這位喜悅的母親和偉大的父親祝賀時,他的預感才有了真實而具體的樣貌。

         在那一日的騷動後,幾乎與約頓海姆曾洛下的第一枚雪花一樣永恆的洛基理解了一個新的事實,簡單的是物容易操縱,但是太過簡單的則容易讓人吃鱉。就像是他的姪子,他有絕對的理由認為自己已經表現得夠明顯了,除了他不能真的動手絞死這可惡的金色小怪物之外,他極盡所能的表達出一種複雜卻又清楚的信息:你的洛基叔叔一點都不喜歡你,識相的話就快滾蛋!

        就像是他的結論:太過簡單的事物容易讓人吃鱉!


        與自己的思緒對話結束後,他終於把眼神對上一直不願意理會的那對閃亮的藍色視線,恩、好吧:「所以、怎麼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